追忆:徐明星被围堵的24小时
赵锦山 2018-09-12 10:44:52发布
7429
摘要:9月11日下午3点,共享财经记者赶到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局潍坊分局,去实地探访情况。现场人头攒动,从全国各地前来维权的投资者们聚集在一起,各自向警方报案,诉说着自己的“被坑”过程。  

现在是9月12日凌晨3时,距离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10日晚间被带入派出所协助调查涉嫌数字货币欺诈警情,已经过去整整29个小时。


那么,徐明星究竟在哪里……


警局围堵的24小时


9月11日下午3点,共享财经记者赶到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局潍坊分局,去实地探访情况。现场人头攒动,从全国各地前来维权的投资者们聚集在一起,各自向警方报案,诉说着自己的“被坑”过程。


现场的投资者们自发分工,分守在不同的入口,防止徐明星按时离开公安局后,偷偷溜走。


据悉,徐明星被“放置”在四楼的一个房间中。从下午3点到晚上8点,投资者一直没有发现徐明星出来。晚上8点钟,一位亏损了一亿多的大户前往徐明星处,与徐明星面谈。


显然,徐明星态度蛮横,导致维权的投资者们情绪激动。据现场的投资者反应:徐明星放话:“亏损500万以下的别找我谈,你还没资格;亏损500万以上的直接找警察;亏损上亿的再来找我。”


投资者A表示:“有朋友仅仅在8月份就赚了418个比特币。不过,今天来的维权消费者,都是9.5亏钱的。以他自己为例,在9.5风波中一次就亏了300多万。他还表示:爆仓钱从不指望钱要回来了,今天来,就是凑个热闹!”说罢,A展示了他的交易记录图。


此时,维权者B义愤填膺的向人群说:“我们加一起亏损几千万。这不是小案件。如果是我们自己操作失误,那我们也认了。可是是OK单方面断网,导致我们不能做任何操作!”


维权者C表示:“你看徐明星那个嚣张样子!他根本就没想过赔付。在北京那边他有各种社会闲杂关系,这是他嚣张的根本原因。你们究竟管不管!不要逼我采取极端措施!”


维权者D高声呼喊:“徐明星,你赔钱!”


维权者E对着4楼大声说:“不想赔也得赔!一分钱都不能少!”


之后,从晚上8点直到晚上12点,徐明星的房间灯一直明亮,守在门口的投资者并未发现徐明星出来。截至晚上12点记者离开,维权的投资者们都有些困意,表示要分工分时段值守。


针对某些媒体于当晚9点40左右发布的消息,说徐明星早已离开,维权人立即反应:


 带来11.jpg

带来2.jpg

 

至于案件本身,上海经侦方面,没有接受维权投资者关于WFEE(人称跑路币)的立案;同时,上海警方只是接受报案,表示自己无权立案管辖。要将相关材料移交北京朝阳警方。


屠龙少年变“恶龙”


2006年,受到马云的“创业号召”,看到如日中天却其貌不扬的马云所宣称的“我能成功,世界上80%的人都能成功”,“六分钟完成融资”,当时正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物理研一的徐明星被改变世界的激情攫住,决定退学创业。他的父亲当时对他破口大骂,而他的导师则慌了:“我只招了你这么一个学生,你退学了,我怎么办?”


年轻人为创业蒙上了浪漫的色彩,却忽略了商业世界的复杂性。退学后的徐明星和一名传统行业出身的技术人员创立了团购网站“万团网”,他们希望寻找到一个创造财富的快捷入口,却以失败告终。(有趣的是,徐明星现在的老对手火币集团李林,恰恰就是因为在2010年做团购网站“人人折”实现财务自由的。)


2013年,徐明星回忆说:仿佛是被马云所“欺骗”。但他同时也说:“我还是很崇拜马云。他是一个聪明人。他说他不懂技术,但实际上,马云只是不懂编程,他是最懂技术的人。”徐明星缩进沙发里,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已经明白,创业不是大佬宣传的那么美好。”


总之,第一次仓促的创业失败,徐明星没办法,只能到职场谋生。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生活在不容失败的环境里。去找工作,HR说“哦,创业者”,然后画上一个小叉。


他艰难得寻找到工作机会,在雅虎和豆丁网先后工作了五年。特别是豆丁网时期,徐明星一路升级、打怪到CTO的职位,对技术、管理、运营等都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2012年底,徐明星再次创业,他卖掉房子,投入两百万,并再次失败。当时,他感觉线下餐饮业和互联网的结合酝酿的机会,试图在餐饮业O2O领域试试水温。不过持续亏损几个月之后,他发现自己对外卖市场的判断出现了错误,选择了收手。事后复盘,他说:“将O2O和追求性比价的生意规模化非常困难,利润非常微薄。”


第三次创业则是成立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于徐明星而言,接触到比特币纯属偶然。2011年,徐明星在看美国律政剧Good wife(傲骨贤妻)时,追到第三季,他发现了比特币。在剧情中,法官判定:比特币就是一种货币,其中一句台词“Bitcoin is the future”,让徐明星萌生了了解它的兴趣。他开始谈论货币历史、金本位、奥地利经济学派、哈耶克和密码学。这次创业,徐明星的状态放松了很多:“反正已经做砸2次了,再做砸一次也无所谓了。”


如果说在2006年做团购网站“万团网”,徐明星是过于超前时代;而在2012年做外卖平台,徐明星又落后了;2013年徐明星与麦刚一起做的OK,确实是不早不晚,刚好抓住了时代脉搏。徐明星自己也明白,这次成功原因是:“对的时间做对的事”。


2015年,在谈及为什么做OK时,徐明星表示:“我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比特币本质是通过数学设计建立一种信心,不为任何人所有控制的,我比较喜欢这样的事情。比如说,我们十个人互相认可某一个数字,这个东西可以跟我们十个人中的任何人来兑现,我们十个人性格都很好。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就可以共同分担分享,共同成长,产生生意。任何人赚了钱大家分,假设有这样的一个东西,我也会觉得挺好。”


创立OKCoin的逻辑,来自徐明星早期在比特币交易网站上炒币的经验,他发现用户得不到最基本的服务:“找客服,客服不理;充钱充不进去,提钱提不出来,大量比特币交易平台由个人开设,没有注册备案,用户的资金安全得不到保障,跑路传闻时有发生。”根据自己曾经的经验,徐明星围绕三大环节提升体验:充值后的到账速度、交易的流动性、交易平台的提现速度,以零交易费和安全性为卖点。


然而,3年后的今天,功成名就的徐明星,面对层出不穷的用户维权事件却表示:“用户闹事这件事,几乎每家平台都有,火币也有。这些人的诉求还是要钱,这些反映出部分投资者的投资心态不正常。赚了就是有本事运气好,亏了就去闹事,索要好处。”


对用户权益的漠视,使得徐明星与曾经的自己判若两人。


事件后续


维权路漫漫。截至记者今日凌晨发稿时,一批投资者已连夜组建新群,决定到北京继续维权。祝他们好运。

 

带来33.jpg


作者:共享财经元天穆    责任编辑:Alian


(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徐明星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