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发布虚拟资产监管新规 专家称可在全球选择“法律洼地”
高天 2018-11-01 18:25:07发布
12408
摘要:香港证监会发布了针对虚拟资产的新规。  

今日,一则有关加密资产的重磅消息出炉。


香港证监会发布了针对虚拟资产的新规。


香港这侧区块链。.png


对此,香港证监会行政总裁欧达礼表示,在新规发布后,虚拟货币相关基金和销售平台,只可向专业投资者销售,需要在香港证监会注册。另外,在沙盒监管验证可行性后,香港证监会或有可能向加密货币交易所颁发牌照。   


对于这一重要信息,业内纷纷表示这是重大利好,认为币圈的十里春风要来了。


拓展监管外延


目前,由于冲击法币地位和去中心化的特性,加密货币很难得到承认,也难以获得有效监管,这导致在加密货币领域风险众多、乱象频发。


虽然相比于大陆,香港对于加密货币的态度更加友好。但是在此次香港证监会的声明中,还是罗列了加密货币有关估值、波动性及流动性;会计和审计;网络保安及稳妥保管资产;市场廉洁稳健;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风险;利益冲突和欺诈等6大风险。


同美国一样,在上一年9月,香港金融监管机构 SFC(香港证监会)就加密货币投资的潜在风险发出公开警告,并指出ICO可能被视为“证券”。这意味着他们在公开寻求投资之前必须在监管机构注册。


按照传统证券的有关规定,对加密货币进行监管,这就是香港现行的监管制度。


然而,许多虚拟资产不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还是会有加密货币交易所等平台不受监管,所以,在此次“声明”中,香港证监会决定,扩大监管范围,将绝大部分的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活动纳入监管范围之内。


据了解,此次监管所涉及的主体为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基金分销商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要求超过10%资产规模(AUM)属虚拟资产的基金,仅可针对专业投资者销售,任何投资虚拟资产的基金和经纪机构,均需要向证监注册。


具体施行,分发牌照


既然要扩大监管范围,保证虚拟资产的投资者得到保障,香港证监会决定,根据主体的不同制定不同的监管策略。


对于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及基金分销商,香港证监会已经制订了一套标准条款及条件(条款及条件),当中包含现有规定的重点条文,并已按需要对该等条文进行修改,以便更有效地应对虚拟资产的相关风险。


举例说,只有符合《证券及期货条例》定义的专业投资者才应获允许投资任何虚拟资产投资组合(受最低额豁免规定所限)。该等条款及条件是以原则为本的,因此一般应适宜作为发牌条件施加于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但可能须视乎个别管理公司的业务模式作出轻微修改及说明。


对于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香港证监会则会与那些有意并已证明其致力依循应达到的严格标准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合作,方法是将它们纳入证监会监管沙盒。


基于以上标准,香港证监表示,会对已经合规的企业和平台分发牌照。


不过,相比于对符合监管条件的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及基金分销商分发牌照,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牌照的确立标准还在探索之中。


就目前来看,在标准方面,香港证监会建议针对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的操守监管标准应与现有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持牌供应商的标准相若。


但是香港证监会也表示,鉴于平台营运者的相关技术或业务模式的固有特点,香港证监会最终可能会认为所涉及的风险无法于其所建议的标准下妥善处理及不能确保投资者得到保障。在此情况下,证监会可能决定平台营运者不应受到证监会的规管。


比如由于虚拟资产的相关技术区块链具备不记名的这个关键特点,证监会现阶段并不肯定平台营运者能否满足应达到的打击洗钱标准。证监会亦须考虑整个虚拟资产行业的迅速演变,以及国际监管发展,包括国际证券事务监察委员会组织(国际证监会组织)所进行的工作……


如果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通过审核,香港证监会向该平台营运者批给牌照,而且会施加适当的发牌条件,而该营运者将进入沙盒的下一阶段。


这通常意味着营运者须更频繁地作出汇报、受到监察和受到审查,以便它们能藉着证监会的密切监督,制定严格的内部监控措施,及处理因进行业务而引起的任何证监会关注事项。证监会亦可在该等营运者于沙盒运作时,透过与它们的紧密沟通,进一步考虑或改善其规管及监察方针。经过至少12个月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可向证监会申请移除或修改部分发牌条件及退出沙盒。在这阶段施加的发牌条件(与条款及条件)将会如常公开。


反响热烈


对于此次香港证监会新规的发布,业内人士反响热烈。


金丘区块链研究院长洪蜀宁对记者表示,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是对香港目前虚拟资产监管政策的重要补充。去中心化的密码货币不是证券或期货类产品,本身无需监管,但中心化运营的资产管理机构、交易平台必须且也有可能进行强监管。


并且,洪蜀宁进一步强调,从政府角度来说,强化监管也可以大幅减少洗钱行为、维护金融稳定、增加税收。但由于香港现有的法律制度并无如何对其进行监管的条例,因此香港证监会先通过沙盒监管的方式探索可行的监管方式,而非匆匆推出新的监管条例,这是严谨的,也会是有效的。希望这个过程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尽快出台正式的监管规则并广泛发放牌照。这一决定对当前火热的STO并不具有实际意义,但对提升信心有好处,对非证券类的ICO则是短期利空、长期利好,当然仅局限于香港地区,在中国境内无论是ICO还是STO都还是不合规的。


对此,区块链经济学者、国家信息中心中经网管理中心副主任朱幼平也认为,未来在香港,ICO一定会分类并定性,证券类、功能类、支付类会分清并明确定性,分属于不同法律监管。


而对于目前香港方面对加密货币的监管先行,更多人把目光放在了内地。


朱幼平表示,监管沙盒作为一项新的监管科技,内地可能会模仿,但是,ICO和加密币短期内不会放开,不会合法。大概率内地政策不会跟随香港比较自由的监管模式。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也认为,香港证监会的做法仅代表香港地区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看法,并不能由此推出中国大陆政府对加密货币交易所态度的松动。在境外成立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如果将空气币输出给中国内地居民,引发财产权损失等。境内法律也绝对不会沉默,将按照相关法律维护金融消费者权益。


不过,肖飒表示,技术团队如果有意进行类似创业,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选择“法律洼地”,以实现自己的商业目的。


无论如何,此次香港针对加密货币监管的破冰,意义重大,为其他国家和地区如何有效地将区块链纳入长效监管机制提供了借鉴。


同样,对于加密货币来说,这也是跨越式发展的里程碑。


作者:共享财经Neo    责任编辑:Alian

香港证监会 加密货币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