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能否一拍屁股就走人,听听律师怎么说
共享财经 2018-11-08 18:59:08发布
12669
摘要:假如没有火币的一则公告,消费链CDC仍会如众多“空气币”一样默默消亡,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同样,消费链CDC的常务顾问、站台者杨宁,也将会默默地“挥一挥衣袖,带走大片投资者的钱财”。  

假如没有火币的一则公告,消费链CDC仍会如众多“空气币”一样默默消亡,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同样,消费链CDC的常务顾问、站台者杨宁,也将会默默地“挥一挥衣袖,带走大片投资者的钱财”。


只是,苍天饶过谁。


消费链CDC事发


常在闹市无人问,一朝“名动”天下知。


日前,火币官方公告表示,因项目方存在实际锁仓的代币数额与白皮书中承诺锁仓的数额严重不符等违反交易所规则的情形,火币全球站决定暂停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


 微信图片_20181108175420.png


紧接着,唯一一个可以交易CDC的平台ZB.com也宣布暂停CDC的交易和充值。


对于投资了消费链CDC的投资者来说,CDC就此成为一排躺在交易所钱包里的数字,一堆毫无价值的“收藏品”。


CDC也就此窜上“币圈头条”。


据CDC白皮书称,消费链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全球消费数据资产交易网络。针对每个城市,每条街道,每个门店,每一个人,CDC 提供一种便捷的消费“账单”获取和上传工具,让这些本来由于完成一次消费已经死亡的账单,重新焕发生命,重新变成数据的金矿。


从当年叱咤风云的ChinaRen,到后来SP时代率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空中网,然后华丽转身知名天使投资人,则是本故事的主角——CDC的常务顾问杨宁。


除了自带光环的杨宁,在白皮书中,还有不少大佬加入担当顾问,比如曾经卖煎饼出名的黄太吉创始人赫畅、百度贴吧创始人李明远、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等等。同样,少不了一众很厉害的投资人。


 微信图片_20181108172834.png


包装再好的骗局,终归会漏出马脚。何况是漏洞百出的消费链CDC。


自消费链CDC发布以来,诸如商业模式局限性强,白皮书漏洞百出、没有详细说明CDC对用户的作用,是否能在平台上购买等等质疑的声音就接连不断。


同时,白皮书出现错别字、开发人员名字对不上等等问题,也接连被投资者发现。可惜,或许是杨宁个人光环足以盖过这些“细微”的不足,投资CDC的人仍是接连不断。


实际上,早在今年3月,网上就已经有了消费链CDC虚假宣传套取客户隐私的消息。


根据消费链CDC微信小程序的规则设定,只要消费者上传消费凭证或是邀请好友就会有CDC积分奖励,可是大部分消费者根据规定在消费完一个小时之内上传了消费凭证,并没有获得CDC积分。同时,按照排名获得CDC奖励的游戏规则,是否存在暗箱操作,也无从考证。


  微信图片_20181108183151.png


自2018年2月初CDC币值在达到最高点0.4元之后,整体趋势一直处于下跌状态。而CDC的发行价就达0.43元, 投资人不得不怀疑是庄家在血洗散户。


如今,伴随着质疑,CDC币价自由落体,从最高的0.43元跌到只有0.003元,市值从40多亿滑落至3000万,蒸发超过99%。


 关键22.png


“学霸”杨宁


“名人站台效应在各行各业都未曾如区块链行业这样,展现的如此淋漓尽致。”谈及项目方,一位投资者感叹道。


消费链CDC创始人杨宁,同样也是各种“光环”加身。


杨宁是圈内公认的学霸,斯坦福机电工程硕士毕业,对技术趋势非常敏感。

 

杨宁同样是一个马不停蹄的创业者。1999年创办了Chinaren,2000年把公司卖掉;2002年二次创业,创办了空中网;2004年带领空中网登陆纳斯达克,成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2008年,在经历了SP的大起大落、默默等待无线互联网的黎明的同时,开始做天使投资人,捕捉着更新的创业机会。


作为一个“技术宅”,杨宁还短时间担任过搜狐网技术副总裁。


为啥会all in 区块链,杨宁在今年3月份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创业机会,甚至边角料的机会,都被70后80后垄断了。特别能理解90后创业者的绝望,大批大批的90后创业者空有能力、激情和努力,但创业创成狗。当区块链到来的时候,给了他们一个掀桌子的机会,重新洗牌。”


所以,带着消费链CDC,老男孩杨宁誓要在区块链界闯出一片天地。


高调来  “高调”去


“进入币圈是我职业生涯最后悔的事,自己被坑,维权无门。”杨宁日前这样高调表白。


 微信图片_20181108162404.png


对于投资者认为“消费链CDC项目方跑路”一说,杨宁有自己的理由。


“社区里有成员长期恶意操纵市场,所以通过释放流动性来把黑庄权益稀释,降低社区整体持币成本,进入宽松市场政策,让市场进入更良性的状态。35%流通,黑庄占20%,怎么继续?我被坑死了,维权无门啊。”杨宁说。


同时,杨宁表示他自己在消费链CDC里面投资了2000多万,回本了几百万,算是买了一个教训。对于卷款跑路一说,杨宁也表示他就站在这,哪来的“卷款跑路”一说?


事实真的就如杨宁说的那么“悲壮”吗?


据知情人士透露,作为消费链CDC实际控制人,在今年9月,杨宁就在CDC微信群里表示要卖掉锁仓币,并在群内公开寻找买家。这其中包括:55亿锁仓币,以及杨宁本人持有的3.6亿CDC。


最终,他和CDC维权群的海浪(微信昵称)和小星星(微信昵称)达成了协议。


协议是什么呢?原来,海浪和小星星从杨宁手中以1厘的价格收购CDC,在二级市场砸盘三十多亿CDC获利后,再把钱还给杨宁。就这样,杨宁将手中的筹码全部释放,三人套现成功。


昨天晚上,Primitive Ventures基金创始人万卉在火星社群@了当时同样在社群里面的杨宁。


万卉提出了两大疑问:“杨总,项目财务公开考虑么?团队锁定代币情况抛售不解释么?讲真,既然币和代码还给了社区让项目自行发展,那钱是不是要要还给社区?”


对于众人的质疑,杨宁含糊其辞,答非所谓。在回复了一句“我遇到需要回应的问题回应,不好意思啊”之后,杨宁退群了。


没有据理力争,也没有大放厥词,仅仅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维权艰难


投资者被项目方收割的案例,在币圈已经逐渐成为了家常便饭。维权之路历来也是困难重重。


对此,记者咨询了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区块链技术研究院法律顾问黄梦奇律师。


“纵观当下,我国并未存在一部专门针对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法律,目前关于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法律是实行多年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尽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确了加强对消费者的权益保护,但是并未就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作出具体规定,在司法适用上仍存在一定的障碍。” 黄梦奇说道。


同时,黄梦奇也表示,“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法律制度不健全、金融监管制度存在不足、金融消费纠纷缺乏有效的投诉和纠纷解决机制、金融机构缺乏保护意识与机制、金融消费者缺乏维权意识和教育等五大问题仍是目前投资者难以有效维权的问题所在。”


作为消费链CDC项目的站台方,杨宁能否拍一拍屁股就可以走人?黄梦奇表示,虽然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出台,不过可以参考《广告法》里面的相关条例。


黄梦奇说:“在金融产品涉嫌相关刑法犯罪时,代言人如果存在‘明知’的情形,则可能会成为相应犯罪的共犯。代言人就要负相应的刑事责任。”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法律法规的缺失,给了杨宁一个贼喊捉贼的机会,对此,投资者应该警醒。


作者:共享财经Avalon    责任编辑:Alian


(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消费链 杨宁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