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PP的出生就是逐利者的游戏
共享财经 2018-11-15 19:31:54发布
30918
摘要:EOS主网上线至今的4个多月里,最不可思议的是EOS DApps的爆发。  

EOS主网上线至今的4个多月里,最不可思议的是EOS DApps的爆发。


空中楼阁难以落地


昨晚,针对EOS DApp的随机数攻击持续发生,慢雾区情报显示又一个竞猜类DApp被攻破。痕迹显示,非常有可能为“惯犯”——与此前攻击EOSDice、EOS.WIN和FFgame的为同一人或者组织。


屡屡出事的DApp,前行之路充满阴霾。


DApp的理想很美好也很庞大,取代现有中心化APP,将用户数据归还给用户,并将平台成长红利分享给用户。凭借这些对未来的描绘与畅想,许多DApp获得了上千万乃至上亿元的估值。譬如风靡一时的加密猫,曾经万金难求。


然而,理想与现实总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截至今天,以太坊上面一共有1191个DApp,EOS上面共有156个DApp。11月14日,也就是昨天,根据统计显示,所有DApp的每日用户量仅为9343。


 微信图片_20181115161635.png


“币圈太小,懂得使用数字钱包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一位DApp开发者表示,“一个DApp被用户真实使用的重要前提是用户对区块链原理具有一定了解,以及拥有加密货币地址与资产,用户需要加密货币来使用DApp的各种服务。因此,DApp使用者很大程度上被限制在币圈既有用户。另外,去年底的一波浪潮,圈外人士谈币色变,没多少人愿意去了解数字货币,新加入的投资者也就寥寥无几。”


同时,建立于公链之上的DApp,受到了公链性能的极大限制。


“双11”的余热还没有散去,记者曾经分析了蚂蚁区块链1736的TPS与以太坊15TPS的天差地别。EOS虽然通过DPoS共识机制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性能问题,将交易确认时间控制在1s之内,但TPS仍然无法与中心化应用相提并论。


不仅仅是这些,开发者的技术与知识水平同样会限制DApp的效果与格局。无论是红极一时的Fome3D,还是一周之内被两次攻破的EOSDice,黑客都是运用相同的攻击手段。


“真正技术特别好的人如果现在要进入这个圈子,首选肯定是收入最高的交易所,何必把大量精力投入在DApp上,这个行业的收益现在跟交易所没法比。”火币前CTO宋瑛说道。


记者了解到,很多抱着逐利心态进入DApp行业的开发者,背后只有一到两名开发人员,甚至连完整的测试人员都不存在。匆忙上线,赚一波就跑,成了开发者的普遍心态。


用户匮乏、公链性能低下、开发者逐利心态严重,DApp落地难,难于上青天。


多为逐利性导向


根据dapp.review网站统计显示,从8月10日开始到10月30日,EOS生态有123个DApp上线,总计流水超过2.2亿EOS,约82亿元。


80亿元的流水并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记者统计,在流水排行的前十名中有7个博彩类,2个去中心化交易所,1个CPU租借服务。前十名的博彩游戏总计产生1.9亿元EOS流水,EOS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赌场一条街”。


 微信图片_20181115163251.png

微信图片_20181115174020.png

 

与EOS相对应的以太坊DApp则在交易所占据主导地位,这主要是因为基于以太坊发行的数字货币达到了数千种,在交易需求庞大且去中心化交易所渐成趋势的情况下,在以太坊搭建去中心化交易所也就逐渐成为主流。


另一方面,游戏类DApp在所有DApp中也占据重要地位。目前,以太坊上面共有366个游戏类DApp,占到了所有DApp的三分之一。


游戏之所以为游戏,就是为了追求精神的愉悦。可是,到了区块链上的游戏,就不能够简单的称之为游戏了。因为,逐利已经逐渐在游戏者中达成了共识。


以以太坊上排名第三的Etheremon(以太坊小精灵)为例,在Etheremon游戏中,游戏者通过捕捉、 训练、进化和交易这些小精灵获取收益,其思路和加密猫并没有明显区别。


目前,即便常用以精神休闲与愉悦的游戏产品,在经过区块链化后也掺杂了太多利益因素,普遍存在游戏性与娱乐性低、利益导向强的现象。


“没有精致的画面,没有严谨的逻辑,大家都在炒作,这能称之为游戏吗?”一位试玩了几款区块链游戏的投资者说道。


尽管,BM (EOS 创始人 )日前表示,博彩游戏很难成为主流,但可带动DApp的发展。接下来将是 DApp 的热潮,游戏之后将是大规模应用出现的关键。


公链争夺硝烟四起


目前,公链之争其实就是DApp 之争。哪一家公链上的DApp数量和质量以及活跃人数量大,谁就会吸引更多的资源进来。在头部效应明显的DApp上面,优胜劣汰会显得更加激烈。


目前,由于用户基数、知名度以及稳定性等问题,以太坊与EOS在吸引开发者方面具有显著优势,绝大部分DApp开发者都会优先选择在以太坊或者EOS上进行开发,造就了当下两大公链DApp生态的相对繁荣,但也使得其他公链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主网上线了,但没有开发者过来开发DApp。


数据显示,在8月20日,EOS的DApp交易额赶上了ETH的DApp交易额,并且自那天之后远超ETH。一些人认为,无论是处理速度还是可扩展性,EOS都要强于以太坊,是不是就可以说EOS已经超越以太坊了?


其实,技术的优势并不是一个协议成功的唯一条件,现在的以太坊的开发者社群是当今最活跃的社区,由于博彩行业在EOS上面愈演愈烈,目前已经有不少DAPP开发者宣布选择了EOS,但总体数量相比于以太坊来说还是相差甚远。


不过,公链在互相争夺更多“地盘”的同时,本身的技术缺陷也在逐渐显露。


据不完全统计,以太坊和EOS两条主要公链上的游戏,最近3月遭受30多次黑客成功攻击,损失超过6000万元,主要手段为利用网络拥堵、随机数漏洞,并且屡试不爽。就在这个月,排名前五的EOSDice被黑客利用随机数漏洞攻破了两次,一共损失了7178个EOS。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逐渐成熟与开源,公链之争必定会烽烟四起。目前以太坊和EOS由于开发时间早,占据了一些优势,可是技术缺陷不能及时弥补,注定会被其他公链迎头赶上。在区块链行业,存在太多的变数。”一位区块链技术开发者告诉记者。


落地困难、逐利性强、公链本身缺陷严重,一座座大山压在DApp身上。


明明刚刚出生,却如一个负重前行的老者。


作者:共享财经Avalon    责任编辑:Alian


(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DAPP 区块链 EOS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