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事关交易回滚,币安好评如潮到名声大毁
高天 2019-05-08 18:28:57发布
36279
摘要:令赵长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相比于对4000万美元损失的担当,一番有关于回滚交易的讨论,却让他彻底陷入了人们的口诛笔伐。  

今日,币安被盗7000枚比特币的消息引发了币圈震动。


虽然币安此次采用了完全公开的方式首次承认被盗,赵长鹏也再三保证将通过SAFU基金赔偿被盗损失,以博得用户最大的宽限与好感。


但是,令赵长鹏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相比于对4000万美元损失的担当,一番有关于回滚交易的讨论,却让他彻底陷入了人们的口诛笔伐。


骂战


事情发生在今天中午,当时,面对7000枚比特币的巨额赔付,有社区建议币安考虑回滚交易。


随后,此次黑天鹅事件本该随着最终以SAFU基金进行赔付而落下帷幕。然而,在赵长鹏发布的有关于放弃回滚交易的推特声明中,却出现了问题。


在推特中,赵长鹏表示,在与包括@JeremyRubin、@_prestwich、@bcmakes、@hasufl、@JihanWu等各方进行交流后,我们决定不采用re-org方法。


那么,回滚1111..png


不仅如此,关键是在接下来的回复中,赵长鹏做出了进一步的讨论:


采取回滚的优点:1 .我们可以“报复”黑客,把费用“转移”给矿商;2、在此过程中阻止未来的黑客企图;3.探索比特币网络如何处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


缺点:1、我们可能会损害比特币的信誉;2、我们可能会导致比特币网络和社区的分裂。


这番话在外人看来可能没什么问题,但是,却引起了比特币去中心化拥趸们的群情激奋。


因为在他们看来,赵长鹏此番言论,不仅代表其考虑过回滚比特币、分叉比特币,还在于这位加密货币世界中最大的掌权者实际上根本不懂比特币。


对此,就有推特用户回复——


“如果你认为比特币的不可替代性有待讨论,那你就不明白比特币是什么”


“考虑到这一点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危险信号”“7000枚比特币还不至于让他实施这个想法,下次如果被盗更多呢?”


“你这样瞎搞,美国证监会还怎么可能批准比特币ETF?”


回滚222.,.png


不仅是推特用户,国内对于赵长鹏的言论也反响剧烈。不少人都表示这是“小白言论”“说胡话”“膨胀了。”


今日,币印创始人朱砝也表示,“个人觉得这个事情绝对办不成,正常矿池不可能帮他做这个事情,做这件事的矿池压根不懂比特币,没资格做比特币矿池。”


回滚s.f3333..png


除此之外,廖翔也发朋友圈称,“回滚,在比特币世界,永远不可能发声。币安,可以推到一个版本的分叉。”


回滚手段,dflks4444..png


而比特币社区的普遍回应则是:想重组就重组,你当我们是以太坊吗?


随后,在人们的激烈反对下,迫于压力,赵长鹏自己宣布,重组比特币交易不可能,从而结束了讨论。


回滚


显然,正是由于赵长鹏的“任性”之举,让币安在原本遭遇黑天鹅事件的漂亮回应中反而失去了人心。也将原本用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带入了一个更加恶劣的影响范畴。


那么,什么是交易回滚,对于去中心化世界来说,交易回滚又代表着什么呢?


简单而言,回滚指的是程序或数据处理错误,将程序或数据恢复到上一次正确状态的行为。对于交易所而言,就是在交易所已经完成的交易,因为各种原因,交易所再把交易强制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通常来说,传统数据库领域的回滚只能在commit(提交)前才会起作用,它的执行将意味着在回滚之前的某个或全部的操作无效,在正式commit数据之后则应无法rollback。但是,加密货币领域的回滚,则无时无刻都可以发挥效果。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交易回滚与区块链不可逆、不可篡改的精神相违背,而且充斥着高度集权的特性,所以一直遭到人们的强烈谴责。


然而,这并不妨碍加密世界中的特例加密货币交易所一意孤行。


此前,在2018年3月30日,针对OKEx上近1个半小时的极端行为,OKEx就采取了回滚机制。


而在同一时间段,在央视的《经济信息联播》三问区块链节目中,就有专家指出,回滚事件本身就是一个操纵市场的行为,也说明了我们现在的交易所是无监管,非常乱的状态。


2018年3月7日,币安被黑客攻击,大量用户发现自己的账户被盗,账户中大量代币被恶意抛售为比特币(BTC),盘面上绝大多数币种呈现快速下跌。对此异常,币安迅速暂停了其平台的所有提币行为,使黑客无法套现。并且对交易进行了回滚操作。


此次币安的回滚在币圈引起了轩然大波,认为这是违背了区块链“数据不可篡改”的精神。


2018年7月4日,币安上出现了部分API用户钓鱼事件,而在处理事件的过程中,币安再次对于被动涉及异常交易的账户进行了交易回滚。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以上几种回滚方式都是“回滚”自己的交易所数据库,与赵长鹏讨论的回滚比特币网络数据有着天壤之别。


谁能想到,凭借IEO和下架BSV等手段使自己声望达到顶峰的币安,却在遭遇4000万美元重创之后的一次PR中反而名声大跌。


在结束讨论的推特中,赵长鹏表示,重组比特币交易不可能,这只是社区当中提供的一种解决方案。


正如某些用户所说,诚然,人们永远无法组织一个人“思考”要不要采取某种措施,在潜在可能伤害公众利益的同时来增进自己的利益,可问题在于,赵长鹏应该公开承认这种思考么?


作者:共享财经Neo  责任编辑:Alian


(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