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Tether竞争优势或逐步丧失
Louis 2019-08-12 11:00:00发布
56082
摘要:央币祭出,一统天下。  

原创: 数链评级团队 数链评级ShulianRatings 


8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表示央行法定数字货币DC/EP(DC,digital currency,数字货币;EP,electronic payment,电子支付)的实践研究已进行5年,“呼之欲出”。


从最初牵头研究数字货币时大部分人感觉“很吃惊”,“鼓励研发”,“慎重推出”,到如今的“呼之欲出”。

担任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超过15年的周小川是中国主权数字货币计划最重要的支持者,央行数字货币工作的展开不得不归功于他的敏锐洞察力和学术前瞻性。在数字货币的早期阶段,中国央行并没有禁止比特币等资产,但猖獗的投机和疯狂的价格波动导致中国实施全面禁止交易和新的ICO。然而,中国央行一直在研究自己的“主权”数字货币。

2014年,在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的大力倡导下,央行就已经开始对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进行研发工作。2015年,对于数字货币,大部分人感觉很“吃惊”。中国银联董事长邵伏军于今年8月11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到,2015年左右,当时人民银行周小川行长开了个会,提出要研究数字货币。那时候我在办公厅当主任,

“大家都觉得很吃惊”


2016年2月,周小川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在调查采用CBDC。同年12月27日,区块链被写入“十三五”全国信息化规划:

“它就上升到了我们国家科技战略的水平”


2017年5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挂牌,央行科技司副司长姚前出任首任所长。他发表过多篇与区块链、数字货币相关的学术研究文章,均影响不凡。2019年1月,已卸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就任中证登总经理的姚前发表题为《数字货币的前世与今生》的文章:

“当前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开展央行数字货币研发试验”


2018年3月9日,周小川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中表示央行数字货币要经过充分的测试、局部的测试,可靠了以后,再进行推广。他并在当年11月的第九届财新峰会上表示:

“应当鼓励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机制。


2019年7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兼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在举办的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上表示,在脸书发行天秤币的同时,

“我们的数字金融研究平台也成立了”


2019年7月11日,南华早报报道,为了避免加密货币发展初期的“巨大波动”,周小川在国家外汇管理局组织的一次研讨会上建议北京政策制定者可以从Libra和香港“货币局”港币发行与美元挂钩制度中学习:

“货币可以由中央银行或商业实体发行”


2019年8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媒体报道:姚前卸任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一职将不会指派专人来担任,穆长春或兼任)在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呼之欲出”


穆长春的演讲进一步透露:央行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从央行角度来讲,从来没有预设过技术路线,并不一定是区块链,任何技术路线都是可以的。无论是区块链还是集中账户体系,是电子支付还是所谓的移动货币,你采取任何一种技术路线,央行都可以适应。然而,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

央行决定采取双层架构。单层运营体系,是央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央行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在双层运营体系安排下,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考虑到周小川在7月初的“早期数字货币的创始者对快速盈利感兴趣,而不是建立可行的金融交易手段。” 

我们认为,第二层的几家指定运营机构仍只限于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阿里巴巴和腾讯等科技公司可能不在官方数字货币发行的首批名单中。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



我们认为,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双层架构类似于Tether在不同区块链网络中发行泰达币USDT,处于上层的央行类似于Tether公司,而第二层的商业银行类似于各个区块链网络。管理模式上,跟Tether一样仍属于中心化管理模式,即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

Tether Treasury资产负债表(2019年8月11日).jpg

USDT是Tether公司基于区块链技术推出的自称1:1美元(USD)抵押的稳定币,目前还支持1:1欧元(EUR)抵押发行EURT。事实上,Tether的100%储备包括传统的货币和现金等价物,并且可能不时包括Tether向第三方(可能包括附属实体)提供的贷款的其他资产和应收款“。


用户可以通过SWIFT电汇美元至Tether公司提供的银行帐户,或通过数字资产交易所换取USDT。赎回(Redeem)美元时,反向操作即可。USDT的发行过程实际由已授权(Authorized)和已发行(Issued)两步组成:Tether在收到USD等资产质押后,会在Treasury钱包中创建等额的USDT,用于满足未来的发行请求,这个过程是已授权;该钱包地址后续会将USDT转入至交易所或其他买家地址中,这个过程是发行。


此处类似于商业银行(二层机构)将100%人民币备付准备金上缴给央行(上层),换取等额CBDC的发行权。然而,不同的二层机构并不一定采取区块链技术,即便利用区块链技术发行,各家也可能采用不同的区块链网络(上图只做示意)。

Tether Treasury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在Omni、Eth、Tron、Eos和Liquid五个区块链网络中USDT流通总量是Tether公司的总负债,总额为4074729920.43美元。其中,USDT流通量(Tether in Circulation)等于已授权(Authorized)减去未发行(not Issued)。表中显示,Tether总资产为4151669372.44美元,超过总负债的资产为76939452.00美元。

此处类似于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中货币发行一栏。央行数字货币注重对M0即纸钞和硬币的替代。根据央行调查统计司数据,2019年6月末我国流通中货币(M0)总额高达72580.96亿元人民币,近三年年度复合增长率为4.94%。

中国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2019年6月).jpg

目前,USDT市值为40.30亿美元,位列CoinMarketCap排名第7位,为市场份额第一大稳定币。然而,作为USDT的发行方Tether一直深陷疑似操纵比特币价格、涉嫌货币超发、真实储备资金以及关联公司挪用储备金等一系列争议。发行、承兑、监管、运营等一系列风险全部集中在Tether公司,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却可以完全规避上述所有问题。可以预判,一旦央行CBDC推出,现有稳定币的长期竞争优势将逐步丧失

文章已于2019-08-11修改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