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半潮”,波涛汹涌
Louis 2020-01-16 10:32:21发布
175385
摘要:halving  

原创 数链评级团队 数链评级ShulianRatings  2020-01-15

专注于区块链项目、企业和交易所评级。www.shulianratings.com


中国象棋,士用于内防。

九宫内斜行,居将帅两侧。

为方便双手大拇指敲击,1870年代,肖尔斯将空格键放到了键盘最下方。

与此同时,交替换档键/替换键AIt被放在了它的两侧。

Bitcoin起始于2009年,作为最原始的加密货币,客户端代码开源。

2011年11月,Charlie Lee利用比特币代码,通过更改交易确认时间、发行总量、挖矿算法推出了Litecoin。

这是“复制并修改”产生的最知名最古老的币种了。

后来的大部分加密货币均是比特币的克隆副本,抑或另一个替代性试验。

因此,所有其他同类都有着同一个名字——替代币/竞争币Altcoin。

盯着QWERTY键盘,这是能直观想到的加密货币。

 

分叉潮上演

其实,类似的分叉在软件开发中很常见。

一般软件分叉,形成不同的版本号。不同版本功能有所差异,用户按需选择,各自相安无事。

正如期盼银行软件升级一次,存款变成两份,但却从未发生。

然而,比特币这个软件自带货币属性。开发者克隆比特币软件、使用新名称、推出新货币和可能的一些新功能来发行它。

事实上,Fork主要包含客户端分叉、旨在分裂加密货币的硬分叉、旨在修正溢价事件而非分裂的软分叉和意外硬分叉等。

分叉出每一个软件版本几乎都会衍生一个新币种。


‍2012年,Sunny King等发布首个权益证明共识的Peercoin;

2013年,Jackson Palmer等以柴犬为头像在“玩梗”中推出Dogecoin;

2014年,Evan Duffield等创立首个以保护隐私为要旨的Dash;

2015年,Vitalik Buterin等基于数字货币功能推出可编程区块链Ethereum;

2016年,Zooko Wilcox等发布首个使用零知识证明、可提供完全支付保密性的Zcash;

2017年,吴忌寒等在社区扩容方案的争议声中分叉比特币产生Bitcoin Cash;

2018年,CraigWright等在争夺比特币现金的控制权中分叉产生Bitcoin Satoshi Vision;


比特币现金产生的那年,Fork横行,“一发而不可收拾”。

几乎每次Fork,都犹如在“印钱”。

世界突然意识到,简单将比特币分成多条链,就可以创造无限量的财富。

它很快演变成了继IPO、ICO后的世界级融资方式——初始分叉发行IFO。

即便对代码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的菜鸟级码农,也能靠Forkgen类的网站帮助而成功克隆新币。

分叉是台神奇的赚钱机器,真真是抢得一手好钱。

那年涌现出白银、黄金、钻石、王者等农药段位级玩家。有仅存活百天的Bitcoin Silver、廖翔主导的Bitcoin Gold、杨林科主导的Bitcoin Diamond、比特儿国际站派发的BTC King、李笑来主导的Super Bitcoin等,还有比特币+上帝、信仰、无限、原子、热点、联储、闪电等一众上档次词汇组成的币群。

他们克隆原始的比特币代码库,在区块大小、难度调整、发行总量、挖矿算法、隐私性、隔离见证等方面“微调”比特币。

“分叉潮”过后,该塌的终究会塌。

价格在50万区块高度凌空坠落。

有的掉段厉害,有的胎死腹中,有的弃之如履。

毕竟Altcoin不是Bitcoin。A不是B,l也不是i的大写。

他们共同浸淫在支付领域,深谙社区营销宣传之道。为求上位,又各自修行,双双互撕,互揭老底。

有人说分叉可耻,有人骂预挖有罪。他们打过算力战、价格战、人品战。战斗不止,闹剧不断,好戏不停。

改一行代码是改,改百行也是改,本质没有不同。

事实上,从软件技术上看,数千种Altcoin都是比特币的分叉币,皆是同宗同源。

与《庆余年》四大宗师不同,加密货币领域开山祖师爷仅有一位。

 

减半潮来临

徒子徒孙萌芽于比特币,又各自埋下了减产的种子。

孩子们长大,自立门户,更需为人民服务。

2020刚刚开年半个月,总市值上涨超过470亿美元。其中75%的上涨由面临产能减半/减产的矿币贡献。

比特币市值增加274亿美元,BSV价格最高上涨4倍,DASH和BTG上涨超过1.5倍,占市场总市值不到2.5%的BCH,却为总市值增加贡献了4.68%。

曾经的分叉潮有多么讨厌,如今的减半潮就有多么欢喜。

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写到: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

分叉无耻,减产有理。

在作家王朔看来,这个社会既非悲剧,亦非喜剧,根本就是一场闹剧。

值得一提的是BCH和BSV的“太子之争”。去年4月,币安带头狙击澳本聪,愤怒下线BSV。为此举叫好者有之,损失惨重者亦有之。

如今,BSV最近24h交易额突破70亿美元。假设币安占据其中30%,交易费率按VIP6等级的0.05%计算,一天手续费达100万美元,足够一家小型交易所支撑数月。

可见,赵老板为维护行业正气、交易所霸权,也是付出良多。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空仓者言尽于此。‍

2020减半减产区块链项目.jpg


后续行情演绎

2020年1月的上涨,我们倾向于认为由减半预期推动,4年前的记忆被唤醒了。

支付是加密货币天然的应用场景,首当其冲是具有上涨需求主打支付的加密货币。

每次减产都将直接推升边际成本,进而推升平均成本。成本增加将推升价格,这是减产后价格上涨的逻辑。

比特币已有两次产能减半,减产带来的行情推动效应在逐级递减。也正如此,其他币种因为年龄尚小,未曾经历减产世事,所以才很期待,很活跃。

在比特币扛旗的矿币减半潮下,我们认为,今年4月份之前,除比特币外的减产矿币将会群魔乱舞,轮番锣鼓,资金被题材吸引反复进出,板块爆拉行情可能不时上演。届时,其他主流币也将借机点火,关注拥有技术和社区的华裔背景的公链。

4月份后,市场绝对主角仍将回归到比特币,毕竟占总市值的66%以上。根据历史记录,比特币价格和减半存在明确的相关性。在这之前,舞台就交给Altcoin了。

Altcoin一词本身带有贬义或贬值。

然而,上涨催生信仰,拉盘即是正义。

再怎么差,总好过一文不值的Shitcoin吧!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